創建搜微信快捷方式到桌面已收錄 126200 個微信公眾賬號

雙十一我們跟著快遞哥了解了很多故事 但為什么今天才告訴你?


為什么今天才給你講故事?因為今天(十六號)才是雙十一之后快遞哥最忙的一天。11日從清晨到晚上,大風哥的同事分頭跟訪快遞小哥,寫下了這篇信息量好大又好看的文章。廢話不多說,先摘十段大風哥覺得最有趣的話,如果您也喜歡,不妨看完全文并轉發吧。祝福快遞哥!




  • “工資一萬多?承包了片區的快遞員能掙這么多。”小雷還告訴我們他們的工資結構:送一個件7毛;收一個件,拿營業額的8%,如果一個快遞件費用8元,快遞員提成6毛4;其余為底薪……

  • 我跟隨他到食堂吃飯,四道菜,一大一小兩個葷菜,外加兩個素菜。張新宇一邊嫌棄這活油水少,一邊把回鍋肉片揀到桌上。“雙十一就是睡不好覺”他說,11、12點才能下班。

  • 小雷對自己的工作很滿足,他說,“這總比在工廠里干活強。而且,我從小在山里長大,小時候一直跟著爸媽在農田干活,習慣了在外面跑,自由。”

  • “我感覺上海年紀大的阿姨挺兇的”話還沒落地,邢蔣輝又換了調門,“不過有一天下雨,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上海阿姨。她親自走到樓下來拿快遞,還遞給了我兩個蘋果。”

  • 樓道里,也會碰到同行,信息互通有無,“706沒人,708也沒人!”我心中一驚,感嘆幸虧上海是個安全的城市。

  • 觀察者網的第三站,是申通快遞松江總部。大門口豎起了一塊嶄新的招聘牌:“16-45歲,下班就發工資,每天12小時,包工作餐。”

  • 我們問“有很委屈的時候嗎?”他說“好像也沒什么。”小眼睛又笑成一線,“哦!就是有一次差點被打了。”

  • “我也遇到過好心人”,戴浩忠說,“幾年前,有一次摩托車在一個偏僻的地方拋錨了,車上還有一堆快件。”既怕丟件,又急需找來修車人,他陷入了兩難。“我知道如果耽誤一會兒,肯定會有很多電話來催。”

  • “我們做快遞的,都是想給每一個客戶提供最好的服務,沒有人想把你的快遞弄丟。因為太忙了,有時候快遞延誤,希望大家不要因為晚了一會,就威脅,動不動要投訴。”突然,小編想起來自己幾年前要求快遞上樓,并威脅投訴的兇相。



  • 裝好貨,幫我們指了個捷徑,小雷紳士地等我們先走,他的電動車這才嗖的一聲遠去。背影很熟悉,這是每一位勤奮的中國人都有的背影。




全文:




【雙11當天,觀察者網小編兵分兩路,分別赴韻達快遞青浦總部、圓通快遞靜安分撥中心、申通快遞松江總部,直擊忙碌的快遞分揀流水線、跟隨快遞小哥送快遞,近距離接觸了他們在雙11期間的忙碌的一天。】




11月10夜,11日凌晨,北京水立方內的天貓雙十一晚會正將歡樂情緒推向高潮。




店家、買家、淘寶、京東、熒屏的光亮里,鼠標的點擊聲中,中國的電商、剁手黨和程序員們正一同創造著新紀錄——1億、10億、100億……阿里巴巴的屏幕上翻滾著交易額。




盡管阿里支付系統據稱每秒處理14萬筆交易、8.5萬筆支付,但朋友圈還是很快出現了“網絡故障”、“支付失敗”的截屏,幾十分鐘后,熱度漸熄,有人道了聲晚安,有人堅守,付完款再睡……




觀察者網的探訪正是從11月11日清晨開始的。




11月11日,7時45分42秒,成交額超417億,已超過2014年美國感恩節購物線上交易總額。




“雙十一嘛,是別人的雙十一”




早秋的上海,天色陰沉青灰。韻達快遞青浦總部外,高頭大馬的黃色集裝箱網絡車一字排開兩列,綿延兩百多米。觀察者網編輯抵達時,廠區分揀流水線已經工作近一個小時了。盡管此時履帶上的快遞疏疏落落,但今天從全市抽調來的300多名員工都清楚,這是暴風雨前的平靜。




挑高3層樓的掃描倉庫內,一臺6、7米高的自動化分揀機正在運作。地面上,十幾個金屬筐內里摞著等待掃描的快件,空氣里有一股不易察覺的膠水味。四周穿著紅黃工服的工作人員向我們投來好奇的目光,一位消瘦的小哥看到我們向他走來,先咧開嘴微笑了起來。



這位名叫周傳濤的小哥是上海分撥中心操作部大筆組的組員,2012年進入快遞行業。交談中,他隨意地報出幾個數字,“去年雙十一上海本地要處理140、150萬件吧,我估計今年要到200萬件。”他介紹,今天下午還好,但12、13兩天,平時的休息時間都會被擠占。上海總部每天處理的快件將達到17-20萬件。為此,他態度輕松:“習慣了”。




在我們聊天時,經過的工友喊他開工。陪同我們參觀的人員催促他擺拍一下,小哥欣然爬上一米高的平臺,“我平時的工作嘛,就是拿支筆這樣寫寫寫。”邊寫,他臉上還掛著笑容,“雙十一嘛,是別人的雙十一。”






韻達快遞周傳濤:雙十一,是別人的雙十一

(抬頭讓大風哥看下,是不是韓庚的弟弟?)




11月11日,9時00分,天貓數據統計中……




16日才是最忙的時候



早上九點快遞員整裝待發

上海膠州路圓通快遞靜安分撥中心,快遞員們各自整理好自己的第一批快遞,整裝待發,雖然沒有網絡上熱傳的滿載包裹的樣子夸張,但對于不算強壯的快遞員而言,這已經夠多了。




分撥中心并沒有想象中的繁忙。圓通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,雙11的快遞還沒到。接下來的幾天,到11月16日周一才是最忙的時候。

雷開貴是此次觀察者網跟訪的主角。雷開貴,很中國的一個名字,湖北恩施人,小個子,年齡二十四五歲,盡管穿著工作服,但還是透出幾分精神和帥氣。




前一天晚上小雷發短信給我們的送件路線圖是這樣的:早上九點,公司出發到成都北路199號恒利國際大廈,路上大約15分鐘,在大廈派件大約需要四十五分鐘左右。然后在大沽路開始派件,大約一個半小時,然后結束回公司吃午飯。




粗看起來,一座大廈,一條路,so easy。當我們在電話里提出要坐出租跟著他送快遞時,他笑著說,你肯定沒我快!




沒想到,第一步就被他說中了。從圓通靜安中心出來,我們約好在恒利大廈見。還在半路上,小雷就發信給我們:我在恒利大廈26樓等你。一看表,9點15分,與小雷的預測一點不差。




等我們到恒利大廈26樓,小雷已經派出了兩個快遞。敲門、快遞送到客人手上,簽字,撕下回單出門,一邊走一邊掏出電子采集器,滴-滴-滴掃描信息入網,然后拉動著沉重的大包裹,坐電梯下另一個樓層。大多數樓層都有快件,嫌電梯太慢,小雷會拉起包裹直奔樓梯口,直接走下去。




新到一個樓層,大包裹都放在電梯間,這里也是吸煙區,煙民們在這里吞云吐霧,小雷自顧自彎腰搜集本樓層的快件。搜集完畢,迅速去找門牌號。




前臺的小姑娘們,跟小雷看起來混熟了,都是面帶微笑,有時候還要調笑一番,“某某某沒來!”有時候,小雷也親切地喊,“姐姐,來幫我簽個字”。




小雷的手機里,至今還保留著與這些手捧玫瑰的前臺小姑娘們的“七夕照”,那是圓通快遞在七夕節搞的回饋客戶送玫瑰活動中的合影。盡管已經有女朋友正在戀愛中,對小雷來說,這也是5年快遞生涯中的趣事一樁。送快遞不僅僅是送快遞。




扯遠了。小雷拉著包裹帶在恒利大廈穿梭,樓梯間也有路人問,“雙11的包裹已經到了?”“還沒有”,小雷微笑作答,“過幾天會陸陸續續到。”




“儂買了伐?據說系統都擠爆了。”兩個人隨即交談起來。




“我沒買。”看著小雷的大包裹,繼續說,“我們中國人,買大東西可能買不起,這種日常消費還是沒有問題的。”




雙11的氣氛在到處飄散。小雷說,圓通公司估計,今年的攬件量會是往年的三倍,所以光是靜安分撥中心,就增加了10個業務員應對可能出現的快件大爆發。




11月11日,9時52分22秒,成交額超500億元。

為了雙11 帶傷上班 送一個快遞賺7毛




此時正是快遞員外出派件的時間,韻達松江九亭分撥中心的倉庫里,只留下幾十個身穿便服、袖子上別著“臨時工”標志的男男女女學著寫分包袋。指揮他們的是一個26歲的安徽小伙陶云飛,皮膚黝黑,身高接近一米八,含胸站著,右手還纏著厚厚的紗布。古銅色的皮膚,小眼睛笑得彎彎的。




初中學歷的陶云飛做快遞也有5年了,這5年間雙十一逐漸為人所知,物流行業的競爭日益白熱化。陶云飛從快遞員做起,如今已經成了九亭分部的行政人員。






韻達快遞陶云飛:有一次,差點被揍了!

陶云飛回憶說,還記得2011年的,光棍節第一次帶來快件的明顯激增,“我們那時還不知道什么叫‘雙十一’,就感覺像派不完一樣”。我們問“有很委屈的時候嗎?”他說“好像也沒什么。”小眼睛又笑成一線,“哦!就是有一次差點被打了。”在陶云飛的語氣里,還有些得意于這則江湖逸聞。




“他家住四樓,單元門開著,我就直接上了樓。因為沒看見門鈴,就敲了敲門。沒想到他家是復式,主人在二樓沒聽見。”小陶重復“我真的沒看到門鈴。”跑下樓后,他打電話給對方,被告知在家,他滿腹狐疑回到四樓,使勁敲了敲門,沒想到開門出來的大個子上來就推開了他“你知道我家門多少錢嘛?!”




陶云飛頓了頓,“你看我的個子,我還要仰頭看他,你就知道他有多高。”他后仰了身體,以示驚嚇。“還好被他老婆勸住了,不然就要被打了。”我們問及手上的傷是怎么弄的,陶云飛有些不好意思:“自己弄的”。后來我們得知,他是9月末受的傷,還住了院,為了雙十一帶傷上班。




陶云飛帶我們到二樓的總經理室,一百多平米的大辦公室簡單空曠。進門左手邊是木沙發和茶海,沿著墻邊停著一部兒童電動小轎車。右手邊有張霸氣的紅木書桌,桌旁還置辦了一臺跑步機。九亭中心的邵亮經理顯然是把半個家都安在了倉庫里。




出身快遞之鄉的桐廬,高中畢業取得駕照后,邵亮就來到上海加入了快遞業。2002年入行、2006年承包片區、2010年加盟韻達。眼前的他精瘦白凈,十多年的奮斗能換來他這般成績的人并不多,不知是時間久遠還是個性靦腆,他說講不出什么故事。“你們還是去找小陶吧!”




而這時候,小雷已經送完了恒利大廈的快件,一路上馬不停蹄,沒看到他喝一口水。眼看著包裹慢慢癟下去,真替他高興呢。沒想到,小雷到停車庫拿車時,輕描淡寫地說,我去前面裝貨,你在外面等我吧。






10點左右恒利大廈出來,小雷在威海路裝貨,按送貨地點分揀



10點左右從恒利大廈出來,小雷又裝了一車貨




就這樣,電動車又飽飽地被一箱箱快件裝滿了。




傳說快遞這年頭也是高收入行業,我們試探著問小雷。小雷也不回避,“我好的時候一個月七八千。”這是一個高中畢業工作了五年的快遞員的收入。




“一萬多?承包了片區的快遞員能掙這么多。”也就是說,上萬高薪僅僅是那些快遞頭兒能賺的價。小雷還告訴我們他們的工資結構:送一個件7毛;收一個件,拿營業額的8%,如果一個快遞件費用8元,快遞員提成6毛4;其余為底薪,新來的快遞員底薪一般3000多。




小雷對自己的工作很滿足,他說,“這總比在工廠里干活強。而且,我從小在山里長大,小時候一直跟著爸媽在農田干活,習慣了在外面跑,自由。”




裝好貨,幫我們指了個捷徑,小雷紳士地等我們先走,他的電動車這才嗖的一聲遠去。背影很熟悉,這是每一位勤奮的中國人都有的背影。



接近中午,大沽路沿街商鋪,小雷的貨快送完了




11月11日,11時49分09秒,淘寶成交額超571億,打破去年雙11全天交易額紀錄。




上海阿姨挺兇的,不過也有熱心人送我蘋果。”




韻達松江九亭分撥中心的倉庫里,陶云飛還在給臨時工派活。剛才笑盈盈的他,此時板起了臉,“你、你、你,明天6:00能不能來?晚上10:00就能走。”“不行不行,你們一起來的幾個不能在一組,否則一個不來別的都不來了。”他一轉身,看到一個女工正踩著流水線履帶翻入工作區,臉色陰沉下來“如果再讓我看到一次,你就走。”




這時,前往韻達快遞的觀察者網編輯終于見到了今天的第一位派件員。相對于之前幾位的熱情,身板寬厚的31歲張新宇謹慎許多,他面容有些兇相,有些痞。他的家在離這里10分鐘車程的九亭大街,老婆孩子都在上海






韻達快遞張新宇:下雨天沒事兒,我把快遞保護得好一點就行了。




我跟隨他到食堂吃飯,四道菜,一大一小兩個葷菜,外加兩個素菜。張新宇一邊嫌棄這活油水少,一邊把回鍋肉片揀到桌上。“雙十一就是睡不好覺”他說,11、12點才能下班。“平時就怕雨天,快遞濕了人家不要”,他扒了幾口,碗就見底了,等他再盛一碗回來,又繼續說“但是沒事兒,我保護得好一點就行了。”






韻達快遞松江九亭站點的午餐




張新宇的座駕是一輛三輪電動車,馬力強勁,在一溜二輪電動車里顯得“豪華”許多。同樣入行2年多,26歲的浙江男孩邢蔣輝常常是“蹭”車送快遞,和同齡的陶云飛不同,邢蔣輝還有些孩子氣,吃著飯還不忘逗弄邵經理家的小孩。大家開玩笑叫他“九亭第一帥”。




“我感覺上海年紀大的阿姨挺兇的”話還沒落地,邢蔣輝又換了調門,“不過有一天下雨,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上海阿姨。她親自走到樓下來拿快遞,還遞給了我兩個蘋果。”邢蔣輝五根手指朝上,比出了一個蘋果的底部,“我就拍了張照片,還發了朋友圈。”我們想象中的“風雨快遞”冷不防被他的開朗笑容沖散,你不由得去想象,這個大男孩發出那則朋友圈時是怎樣的欣喜?






韻達快遞邢蔣輝:我給蘋果拍了照,還發了朋友圈。




11點左右,靜安區的大沽路上,小雷雙11的第二個快遞片區。這一片是住宅區,快件主要分布在高層住宅樓,以及街道兩旁的商鋪。住宅樓屬于配送難度較高的區域,因為可能家里沒人,老的住宅小區又沒有電梯,還要跟保安搞好關系。




剛開始做快遞的時候,小雷說,自己還是個未滿十八歲的孩子,也沒有錢,騎著自行車送快遞,進小區停車,保安就會來問,“你這個小朋友有什么事?”或者,“車不要停在這里”的批評。





“別人不熟悉,你做什么都不對。現在都熟悉了,他們也不管了。”小雷邊走邊說。




樓道里,也會碰到同行,信息互通有無,“706沒人,708也沒人!”我心中一驚,感嘆幸虧上海是個安全的城市。




一座大廈一棟住宅樓跟下來,我們已經跑不動了,就在路邊等著小雷,順帶看一下包裹。臨近中午,大沽路沿街商鋪是派送的最后一站了。看著小雷從這一跑到那一家,這條路馬路兩旁全是銀杏樹,路邊飯店超市整齊的排成一排,天氣不錯,風景不錯。正好饑腸轆轆,那些戶外的休閑桌椅似乎在等我們去坐下來飽餐一頓呢。按照前一天晚上說好的計劃,等小雷跑完請他吃飯,邊吃邊聊以完成我們的探秘計劃。




不過,小雷還是婉拒了。“快遞回單要馬上送回去,還是回公司吃吧。”




哦,忘了,這是雙11。剁手黨的狂歡,快遞員最忙碌的日子。






下午1點第二批快遞到達,等待派送




11月11日下午13點,2015天貓雙11交易額達到605億元

月入破萬?不可能!




下午一點多,當我們即將離開韻達時,原本三米多寬的通道邊,已經有雙十一貨品抵達。邢蔣輝送我們到樓下,在陶云飛“趕緊趕緊趕緊”的催促聲中,匆匆忙忙地走了。




觀察者網的第三站,是申通快遞松江總部。大門口豎起了一塊嶄新的招聘牌:“16-45歲,下班就發工資,每天12小時,包工作餐。”



申通快遞松江總部前的臨時工招聘光告




我們剛走進門,聯系人的李姐就從右手邊大食堂的窗口探出身來揮手示意。食堂里已經坐了幾十個穿橘色背心的臨時工。




李姐給我們找來了兩位快遞員,娃娃臉的戴浩忠和面容滄桑的何永輝。兩位都已逾而立之年,戴浩忠初中畢業,何勇輝高一就輟學出來打工。




戴浩忠十分健談,入行10年,從摩托車到小面包車,黑峻峻的手比臉粗糙許多。他把孩子留在了鹽城老家,因為在上海讀到6年級還是要回家。



戴浩忠:上海來再多快件,也沒問題!




聽到我們搜尋送快遞中碰到的趣事糟心事,戴浩忠馬上接話說,“委屈的事兒?上個月我還碰到過一次。”此時的他,談起往事眉飛色舞,看不出太多不悅。




戴浩忠派送的區域分布著不少廠商,這天出來簽收的是這個公司的領導,“他就這么一劃,劃破了兩層快遞單。”他擎著的手在空氣中劃出一道弧線“我和他解釋,這樣草簽,萬一出麻煩沒法證明簽收,讓他好好簽字,沒想到他說不要了。”戴浩忠于是開車就走,不料對方稍后又要回快件,可臨到簽字,又是一筆劃破兩層快遞單。他重申自己已經盡力解釋,但接下來發生的事出乎大家意料,“他躺倒在我車前面,威脅我不讓我啟動。”戴浩忠也覺得有些好笑,只是一個簽名就鬧了35分鐘,直到保安出面勸解才勉強和解。




“我也遇到過好心人”,戴浩忠說,“幾年前,有一次摩托車在一個偏僻的地方拋錨了,車上還有一堆快件。”既怕丟件,又急需找來修車人,他陷入了兩難。“我知道如果耽誤一會兒,肯定會有很多電話來催。”這時,保安大叔出來解了圍,“我以為他是坐在門衛間里,順便幫我看一下,沒想到他是站在我車旁邊幫我看著。”戴浩忠抿了抿嘴,對于不時會和保安起沖突的快遞員而言,無助時的點滴善意就讓他銘記至今。




旁邊的何勇輝一直沉默著,不時點點頭。我們把話題帶給他時,臉上的皺紋便生動起來,他想了一會兒,“其實還可以,有一次去攬件,電話里談好了價格,我過去之后,他又討價還價。”何勇輝雙手交疊放在桌上,始終有些拘謹,“他非要寄,我說你錢給的不夠,其實我們也不會在意你會不會選擇別家快遞,錢少了沒法寄,現在快遞已經成本那么低了,對不對?”他問我們。“我就有點氣,說了一句‘你沒錢寄快遞就不要寄’,后來就沒寄成。”



何勇輝:我就有點氣,說了一句“你沒錢寄快遞就不要寄”,后來就沒寄成。




“我還是覺得,互相之間缺少理解”,戴浩忠接過話茬,“就像我開始幾年不太高興上樓送快遞,主要是因為丟了一件,如果客戶不愿意私了,公司一件就要罰我們1000元,相當于一個多禮拜的收入呢。我自己的快遞包就被偷過,小偷還勒索我5000塊。我們有個快遞員摩托車都被偷過。”我們問“不是說雙十一傳說月入能破萬?”他笑了,“不可能。”




走出我們進行采訪的食堂,外面集裝箱車密集起來,戴浩忠陪我們參觀了分揀流水線,此時的履帶上,快遞已經疊放起來。“大家普遍認為快遞這行素質比較差,其實我們就是比較直。”戴浩忠突如其來的率直,讓我們有些尷尬,安慰著他說“沒有沒有”,但不得不承認,這句話多少命中了我們的成見。




一天的采訪即將結束,戴浩忠主動要求送我們去地鐵站。此行在他的信心滿滿中畫上句號。“我覺得上海來再多件我們都能應對。我們有經驗了,上海硬件軟件都是最好的。絕對不可能爆倉!”




11日晚20點10分,阿里成交額已達777億,阿里800億的目標已是囊中之物。




觀察者網分派而去各網點的編輯已離開了各網點,雙十一第一波快件潮正涌向各站點。早晨7:00工作完12小時的人員已經在回家的路上。第二班人馬接力進行著分撥、掃描、搬運,這樣的工作將徹夜進行。




12日晚00:00:00,天貓成交額定格在了912.17億元。




買家與賣家的雙十一已經落下帷幕。夜色濃稠,天空開始飄起細雨。“像打仗一樣”“派都派不完”“千萬不能爆倉”,快遞員們零星的話語還在耳畔,此時屬于他們的這場硬仗激戰正酣……




后記:




一天的跟蹤和交流,雖不能徹底了解一個行業,了解快遞員的所有狀態,但快遞小哥的戀愛、家庭、煩惱和感動都帶著滿滿的生活氣息,平淡、平凡甚至雞毛蒜皮,也讓我們對快遞員的工作生活有個粗淺的了解。




他們有自己的脾氣性情和喜怒哀樂,他們并不是媒體上充斥的鞠一把同情淚,令人可憐的對象,他們是我們身邊最普通的勞動者。

中國有幾億這樣的勞動者,他們造就了中國經濟的持續繁榮,而這些快遞員,是他們成就了我們這些剁手黨。




他們很多來自農村,來自內地,他們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,打拼未來,有的甚至拖家帶口來到了上海。小雷自2010

來源: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jM5MjA4MjA4MA==&mid=401423371&idx=1&sn=9c4025e98463b9eadc8422db7ce43a26&scene=4#wechat_redirect

最新創建的微信公眾賬號
返回頂部
海王捕鱼巨奖是什么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奖 一波中特规律 辽宁11选5开奖视频 青海快三开奖历史开奖 广西十一选五遗漏值 安徽快3走势图 体彩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牛四川快乐12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首位窍门 福彩北京玩法 重庆时时彩开奖 浙江11选5推荐号 北京pk10搜狐 河南11选5怎么看 老天机报